威尼斯报导:

5月19日晚间,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的消息显示,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这时隔刘士余卸任证监会主席一职仅113天,而刘士余也是十九大之后首位被查的中央委员。2016年,彼时刘士余从农业银行董事长位置卸任,出任证监会主席一职。刘士余任职期间,沪指下跌9%、江苏籍企业迎来上市高潮、A股开启监管风暴。曾作为证监会的监管一把手,刘士余同样因“妖精论”等引来争议。

01

719个交易日沪指跌9%

刘士余在执掌证监会期间,上证综指的跌幅为9%。

今年1月26日,中共中央决定,任命易会满同志为中国证监会党委书记,免去刘士余同志的中国证监会党委书记职务。国务院决定,任命易会满同志为中国证监会主席,免去刘士余同志的中国证监会主席职务。也就是说,执掌证监会近三年后,刘士余正式卸任。

而2016年2月,彼时刘士余从农业银行董事长位置卸任,出任证监会主席一职。2016年2月,当刘士余刚上任之时,中国证券市场正处于水深火热之时,当年1月29日至2月29日,上证综指的跌幅已经达到了24.05%,还遭遇了熔断机制的冲击,市场混乱,刘士余着实是坐上了“火山口”。

据东方财富统计数据显示,刘士余执掌证监会期间,即2016年2月20日至2019年1月25日,A股共交易719天,期间上证综指累计下跌9.03%,两市日成交金额最高时曾一度接近9000亿, 最低时为2000亿。

个股方面来看,刘士余任证监会主席期间,逾两成个股股价上涨。据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2月20日至2019年1月25日期间,两市成交股票数量为3577股,其中924只个股出现上涨,占交易股票数量的比例约25.83%。在这些个股中,有205只股票股价翻倍。2016年2月20日至2019年1月25日期间,康泰生物、平治信息、派生科技等11股涨幅在400%以上,其中康泰生物为最牛股,2016年2月20日至2019年1月25日康泰生物的累计涨幅为834.41%。

2016年2月20日至2019年1月25日期间,七成以上个股则出现不同程度下跌,股价跌幅在50%以上股票有938只,占下跌股票数量的比例约35.36%。万方发展、天神娱乐、华录百纳等33股期间的股价跌幅在80%以上。

02

江苏籍企业迎上市高潮

自2016年刘士余出任证监会主席以来,江苏省企业迎来一波上市高潮。

据统计数据显示,自2016年2月20日至2019年1月25日,按照网上发行日期为统计标准,刘士余任职期间共有775家企业上市。经统计计算,这775家企业合计首发募集资金数额约4843.68亿元,募集资金数额最多的是工业富联,该公司首发募集资金净额约267.16亿元,紧随其后的是上海银行,上海银行首发募集资金净额约104.5亿元。

从上市板来看,刘士余出任证监会主席以来,有382家企业在主板上市,创业板上市的企业数量为246家。刘士余任职期间,128家上市企业来自江苏省,占其任职期间上市企业数量的比例约16.52%。数据显示,在2017年,江苏省IPO企业数以65家名列广东省与浙江省之后,位列第三;而到了2018年,江苏省则以22家IPO上市企业一举超过IPO大省广东省与浙江省,跃居当年IPO上市数量的第一。

据了解,刘士余,1961年11月出生,江苏省灌云人。刘士余2006年6月任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2014年10月任中国农业银行党委书记,2014年12月任中国农业银行董事长。在2016年至2019年初的刘士余任期内,江苏省的银行企业更是掀起了集体上市的热潮。

据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2月20日至2019年1月25日,江苏省内7家银行成功上市,分别为江苏银行、紫金银行、常熟银行、无锡银行、苏农银行、江阴银行、张家港行。其中,江苏银行、常熟银行等5家银行在2016年上市。

需要指出的是,经济学家韩志国曾在微博上发文称,“我不认为这与证监会的主要领导出生在江苏有绝对的必然联系,但也绝不能排除这其间耐人寻味的千丝万缕的关系。”教授韩志国连续发难,将刘士余推向了舆论的风暴眼,刘士余与韩志国的食堂约饭就这样发生了。韩志国表示,刘士余能听得起谏言,也愿意吸取合理的成分,他与刘士余达成的共识,涉及微观监管、新股发行节奏、规范大小非减持三方面。

值得一提的是,据媒体报道,早前被称为“债市一姐”的南京银行资产管理业务中心总经理戴娟失联一案或为刘士余被调查的导火线。

03

掀起监管风暴

自2016年2月临危受命后,刘士余领导下的证监会掀起了“监管风暴”。

2016年3月,刘士余上任1月之后就在当年“两会”上提出“依法监管,从严监管,全面监管”12字监管思路,为其之后的监管道路定下了基调,此后监管动作频发,2017年更是被称为“最严监管年”。

2017年4月,严打上市公司财务乱象,并痛批“10送30”等高送转乱象;2017年6月证监会再次出动多种责任审查,严把上市公司质量关,并治理“IPO堰塞湖”问题;2018年1月,刘士余开年首次调研选择在稽查部门;2018年4月,证监会3个政治巡视组依次巡视北京监管局,山西监管局,深交所等,强化政治巡视。

刘士余任职期间,行政处罚案件数量也是屡创新高,2018年在市场回暖的状态下依然与日俱增。据证监会公开数据,2018年行政处罚案件数量310件,同比增长38.39%;罚没金额106.41亿元,同比增长42.28%;市场禁入人数达到50人,同比增长13.64%。

因“妖精论”、“野蛮人”等一系列金句,刘士余也一反此前从业生涯中给人稳重、缄默的印象,成为历届饱受争议的证监会主席。曾在2017年2月10日召开的全国证券期货工作监管会议上,刘士余就将矛头直指“资本大鳄”。“资本市场不允许大鳄呼风唤雨,对散户扒皮吸血”,刘士余曾如是说。

据悉,在主动投案之前,刘士余的最后一次亮相公开报道是在5月13日。当天,他在中国供销集团会见了越南合作社联盟主席阮玉堡一行。

截至北京商报记者发稿前,据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官网显示,目前刘士余仍在总社领导的名单中。

(文章来源:北京商报)

(责任编辑:DF064)